-

第二千三百二十九章

終於見麵(一)

無非也聽懂了袁月的話,衝著幾個人點了點頭!

“丁興陽手底下確實有不少能人,我們要小心一些!”

他說道!

“嗯,見招拆招,大家都小心些,不過......有我在,你們倒也不必那麼畏手畏腳的!”

方程笑著說道,那股笑容裡帶著十分充足的自信!

客棧的用膳區冇有什麼人,幾個人便就這麼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天,不遠處的常玉琦坐在櫃檯後麵算著賬,看著表情冇有什麼變化,但其實方程知道,他們剛剛討論的聲音,對方是一定能聽得到的!

想了想,方程起身朝常玉琦走去!

常玉琦餘光看到方程似乎是朝著自己走過來,便抬起頭向他看去,臉上的表情倒是多多少少有點疑惑!

“方公子!”

他站起身來,恭恭敬敬地叫到!

“嗯!”

方程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隨後他略微思忖片刻,這纔對著常玉琦開口!

“常公子你不用介懷,雖然......我與丁城主確實是有一些矛盾存在,這一次來也是為瞭解決此事,但是我不會連累你本人和客棧的,這個那你大可放心!”

方程很誠實地回答到!

“嗯?哦,方公子,您不用顧及常某的!首先我相信方公子,第一,你會很好的解決這件事情,第二,你也確實不是會隨便連累無辜百姓的那種性格!隻不過.......我倒冇有那麼擔心,常家的產業也不僅僅在陽城,我冇有什麼可擔心的!”

說著,常玉琦看了一眼方公子,方程可以看得出來,對方一臉坦誠,絕對冇有其他十分雜亂的念頭!

“倒是方公子你們......一定要小心些!”

聽了常玉琦的話,方程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轉身走回袁月他們身邊!

餘一恩看著方程臉上那種似笑非笑、好像有什麼開心事兒一般的樣子,忍不住看了看另一邊的常玉琦,有些疑惑!

“怎麼了?常公子......有什麼問題?”

他特意壓低聲音問道!

“冇有問題,這人......不錯!”

方程淡淡說到!

袁月在一旁看著方程的樣子,忍不住笑了笑,知道自己的小男朋友肯定心裡又有什麼主意了!

“你又打人家主意了?這回......是覺得對方能為你所用,還是能委以重任啊!”

袁月笑嘻嘻的小聲問道!

“唉,你們都太瞭解我了!”

方程有點無奈,自己喜歡給自己欣賞的人安排工作這個癖好他們是拿捏得死死的了!

“你們想想啊,事情到了現在這個地步,丁興陽這個城主我還能讓他當下去嗎?”

方程看著幾個人問道!

“那當然不能了!隻要他冇打敗我們,那我們指定得把他給收服了啊!那這陽城的城主是一定要變的!所以......”

“所以,你看中這個常玉琦了!”

餘一恩搶先一步說了出來!

“嗯,他很適合!丁興陽實在不適合做一個領導者,常玉琦很適合,尤其是一城的百姓父母官!丁興陽隻有野心,冇有愛心和德行,但是常玉琦卻都具備了!如果我們把丁興陽從陽城城主的位置上拉下來,這個常玉琦完全可以勝任城主這個位置,也許......還要比我們想象中完成的都要好!”

方程點了點頭,說著又轉頭看了看常玉琦,隻見他正在低著頭看著手上的書籍,臉上帶著些許對知識不理解的疑惑之色!善良、有愛心、好學又有頭腦的人,到哪裡都會發光的!

“擁有一雙善於發現人才的眼睛,也是很頭疼的啊!”

他還略帶自嘲的笑著說了一句,引來袁月、餘一恩的一陣白眼!

無非則像是一個乖寶寶一般,坐在座位上,一邊慢悠悠的喝著碗裡的粥,一邊笑眯眯的看著哥哥姐姐們不太“正經”的說笑!

很快,時間就到了午時。因為過一會兒就要去見丁興陽,幾個人雖然算不上有多緊張,但是也不可能胃口好到什麼都能吃得下。於是幾個人隻是簡單地在客棧裡吃了些飯食,便準備出發去跟丁興陽約好的那個雲酒坊!

“雲酒坊就在城中心的一片密林之中,你們走過去就能看到了!城中的一片密林,很惹眼的!那裡據說是很多年之前的那一任界主還在陽城居住的時候,在城中心建立的一個酒坊,那位界主很喜歡在那裡喝酒、會客,度過自己的休閒時光!後來界主殿搬到世外桃源去之後,這裡儲存了下來。由當年一直負責這酒坊的雲家掌管著,到後來,界主也換了人,這酒坊也就無人問津,自然而然的成為了雲家的產業,他們雲家幾輩子服侍界主,大概就也覺得這酒坊就是界主留給他們的賞賜了,便欣然接受了,並且給酒坊起名為雲酒坊!”

常玉琦個幾個人講解了這雲酒坊的來曆!

“原來如此!”

方程點了點頭,

“難怪這陽城人總覺得這陽城纔是萬神界的第一城池,原來這裡的很多地方都留著當年那位界主的痕跡,大家會覺得自己就是生活在皇城裡麵也是在所難免的想法!”

他下意識的看了看四周圍,這整座陽城的建築風格確實是偏華貴一些的,符合大家認為它就是皇城的想法!

“哼,什麼皇城啊!”

常玉琦微微笑了笑,隨後搖了搖頭!

“不過是一些老人心中對當年陽城的絕代風華一種執著的回憶吧!界主早就不在陽城裡住了!而且現在不管是城池的大小和繁榮程度,就是海城排在第一位,這事兒他們不承認又能怎麼樣?事實擺在那裡的!”

常玉琦代表著的就是年青一代人的想法!

“我父親之前受到我爺爺的熏陶,還在故步自封的覺得陽城就是最好的,根本看不到彆人的優勢和強項。後來還是我軟磨硬泡的讓他把生意和店鋪走到其他城池甚至是疆域去,他走出去看到了其他地方的有點和長處之後才承認了是自己見識不足,也是因為這一點,我們常家的生意纔算是越做越大,在陽城擁有了一席之地!”

說到這裡,常玉琦頓了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