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你這麼想跟著本座,那本座就勉為其難,收下你這個小弟吧!”

小金龍有些嫌棄的看了龍皇碑一眼,淡淡的說道。

敖烈老祖和敖秦等龍族強者都是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龍皇碑乃是極道帝兵,威能無匹,能夠鎮壓一切。

敖烈老祖勉強可以催動龍皇碑,爆發出部分神威,但卻也足以和吞天蟒一族的三大至強者抗衡。

即便如此,敖烈老祖也無法讓龍皇碑認主。

而現在龍皇碑主動臣服小金龍,但小金龍卻依舊無比嫌棄。

真是龍比龍氣死龍。

不過想到小金龍乃是祖龍子嗣,他們心中也都明白龍皇碑為何會認主小金龍。

“敖烈,找個地方給我們閉關修煉一番,十日之後祖龍神藏開啟,再喊我們就行了!”

小金龍隨意的對著敖烈老祖說道。

“是,尊上!”

敖烈老祖恭敬的行禮道。

……

龍族祖地的深處,一座鐘靈毓秀的神山之巔。

升龍殿。

這裡是敖烈老祖閉關之所,如今已經讓給了蘇塵,小金龍和魔龍三人居住。

他們三人這一次在龍皇碑之中都是受益匪淺,得到了大造化大機緣。

魔龍準備修煉那一種無上神通,小金龍準備將龍皇碑徹底煉化,而蘇辰也是準備煉化天道至寶的本源之力提升修為。

因為他們都明白,在祖龍神藏之中,想要爭奪其中的傳承和造化,必定會有一場惡戰。

密室之中,蘇城盤膝而坐。

他的麵前漂浮著四道神秘的光團,道韻瀰漫,神輝絢爛,看起來猶如四顆璀璨的小太陽。

這四道光團正是四大天道至寶的本源之力。

分彆來自文明史冊,陰陽律令,葬天棺和天道珠。

蘇塵已經煉化了乾坤鼎的本源之力,修為突破到了堪比一劫準帝的境界。

若是他能夠將眼前的四道光團全部變化,他的修為就能夠突破到堪比武劫準帝的境界。

“十天之內想要煉化這四大本源之力,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但也不是不可能!”

蘇塵的眸子之中精芒閃爍,輕聲自語道。

他如今已經走上了一條不同的路,這條路說難也難,說簡單也很簡單。

難的是想要集齊十大天道之寶,並且收集十種本源之力,何其難也?

畢竟古往今來,雖然相傳有十大天道至寶,但誰也無法將十大天道至寶集齊。

蘇塵一個人能夠得到三大天道至寶,已經是氣運滔天了,更不要說葬天女帝還送給了他兩道本源之力。

說簡單也簡單,若是蘇塵能夠將十種本源之力全部煉入體內,他的道將會徹底的大成,甚至是邁出那最後一步。

嗡!

蘇晨的掌心之中,黑色的神光璀璨,猶如吞噬一切的黑洞,要埋葬諸天萬物,散發著讓人心悸的氣息波動。

葬天經!

這是蘇塵得到的葬天女帝的修行法門,乃是無上攻伐秘術,一旦爆發出來,威力無比。

蘇塵也是在混沌大道徹底圓滿之後,開辟出了體內的混沌小世界,纔有資格開始修煉葬天經。

蘇塵發現,以葬天經的霸道,足以吞噬一切,煉化一切,哪怕是天道至寶的本源之力,也可以直接強行煉化。

“不知道煉化了這四大本源之力後,我的實力又能夠提升到何種地步?”

蘇塵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絲期待之色。

轟!

他直接催動了葬天經,將葬天經催動到了極致。

蘇塵周身黑色的神光彙聚,猶如一片吞噬一切的黑洞,氣息恐怖無邊。

他體內的混沌小世界也浮現了出來,在快速的旋轉,混沌光瀰漫開來,將那四道光團籠罩了起來。

嗡!

那四道光團劇烈的震顫,然後瞬間化成了四道流光,直接衝入到了蘇塵體內的混沌小世界之中。

四道光團嗡鳴震顫,化成了一副孕育文明的圖卷,一道交織著陰陽二氣的神秘令牌,一方埋葬萬物的神秘棺槨,一顆彷彿蘊藏著浩瀚世界的奇異珠子。

正是那四大天道至寶。

即便隻是一道本源之力,但也擁有極其強大的意誌,在察覺到了蘇塵想要將其煉化之後,頓時劇烈的震顫了起來,爆發出洶湧的神光,恐怖的法則之力瀰漫開來,想要衝出混沌小世界。

就在此時,混沌小世界之中,一片神秘的黑洞浮現了出來,散發出腐朽、黑暗、吞噬一切的可怕氣息,刹那間就將那四道本源之力吞入到了其中。

同時,有黑色的火焰浮現出來,形成了燃燒整片混沌的無邊火海,熊熊燃燒。

哪怕那四道本源之力,擁有著極其強大的意誌,但是在霸道的葬天經麵前,還是乖乖的被黑洞所吞噬,被蘇塵緩緩的煉化。

轟隆隆!

蘇塵周身,雷霆璀璨,神輝從毛孔之中噴薄而出,在他的周身浮現出日月星辰,宇宙寰宇,諸天神魔等等神秘的景象。

一縷縷道韻瀰漫,法則交織,蘇塵整個人彷彿成為了大道的化身,資訊變得越來越神秘,越來越強,修為不斷的暴漲!

昏暗潮濕的礦道中,陸葉揹著礦簍,手中提著礦鎬,一步步朝前行去。

少年的表情有些憂傷,雙目聚焦在麵前的空處,似在盯著什麼東西。

外人看來,陸葉前方空無一物,但實際上在少年的視野中,卻能看到一個半透明的影子。

那像是一棵樹的影子,灰濛濛的,叫人看不真切,枝葉繁茂,樹杈從樹身三分之一的位置朝左右分開,支撐起一個半圓形的樹冠。

來到這個叫九州的世界已經一年多時間,陸葉至今冇搞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他隻知道當自己的注意力足夠集中的時候,這棵影子樹就有機率出現在視野中,而且彆人完全不會察覺。

真是悲催的人生。少年一聲歎息。

一年前,他突兀地在這個陌生的世界醒來,還不等他熟悉下環境,所處的勢力便被一夥賊人攻占了,很多人被殺,他與另外一些年輕的男女成了那夥賊人的俘虜,然後被送進了這處礦脈,成為一名低賤的礦奴。

事後他才從旁人的零散交談中得知,他所處的勢力是隸屬浩天盟,一個叫做玄天宗的宗門。

這個宗門的名字聽起來炫酷狂霸,但實際上隻是個不入流的小宗門。

攻占玄天宗的,是萬魔嶺麾下的邪月穀。

浩天盟,萬魔嶺,是這個世界的兩大陣營組織,俱都由無數大小勢力聯合形成,互相傾軋拚鬥,意圖徹底消滅對方,據說已經持續數百年。

在陸葉看來,這樣的爭鬥簡單來說就是守序陣營與邪惡陣營的對抗,他隻是不小心被捲入了這樣的對抗大潮中。

曆年來九州大陸戰火紛飛,每年都有如玄天宗這樣的小勢力被連根拔起,但很快又有更多的勢力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占據各處地盤,讓局勢變得更加混亂。

礦奴就礦奴吧陸葉自我安慰一聲,比較起那些被殺的人,他好歹還活著。

能活下來並非他有什麼特彆的本領,而是邪月穀需要一些雜役做事,如陸葉這樣冇有修為在身,年紀尚輕的人,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事實上,這一處礦脈中的礦奴,不單單隻有玄天宗的人,還有其他一些小家族,小宗門的弟子。

邪月穀實力不弱,這些年來攻占了不少地盤,這些地盤上原本的勢力自然都被覆滅,其中一些可用的人手被邪月穀送往各處奴役。

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有一個特點,還冇有開竅,冇有修為在身,所以很好控製。

九州大陸有一句話,妖不開竅難化形,人不開竅難修行。

想要修行,需得開靈竅,隻有開了靈竅,纔有修行的資格。

開靈竅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普通人中經過係統的鍛鍊後能開啟靈竅的,不過百一左右,若是出身修行家族或者宗門的,有長輩指點,這個比例可能會高一些。

陸葉冇能開啟自身的靈竅,所以隻能在這昏暗的礦道中挖礦為生。

不過礦奴並非冇有出路,若是能開竅成功,找到管事之人往上報備的話,便有機會參加一項考覈,考覈成功了,就可以成為邪月穀弟子。

然而礦奴中能開竅者寥寥無幾,在這昏暗的環境中整日勞作,連飯都吃不飽,如何還能開竅。

所以基本九成九的礦奴都已經認命,每日辛苦勞作,隻為一頓飽飯。

陸葉對玄天宗冇有什麼歸屬感,畢竟剛來到這個世界,玄天宗就被滅了,宗內那些人誰是誰他都不認識。

他也不想成為什麼邪月穀的弟子,這不是個正經的勢力,單聽名字就給人一種邪惡感,早晚要涼。

但總不能一輩子窩在這裡當礦奴,那成何體統,好歹他也是新時代的精英人士,做人要是冇有夢想跟鹹魚有什麼區彆。

所以這一年來他一直在努力開竅,原本他以為唯有自己能看到的影子樹能給他提供一些奇妙的幫助,可直到現在,這影子樹也依然隻是一道影子,莫說什麼幫助,有時候還會影響他的視力。

陸葉嚴重懷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