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小說網 >  陸闖 >   第552章 蛔蟲

-

那時候她還拿著小蛋糕,打算再次探視陸清儒,期待從陸清儒身上獲取什麼新線索。

但宋紅女被帶回來了,喬以笙就冇繼續了,一時之間也忘記把小蛋糕還給陸清儒,後麵直接跟著宋紅女上樓來。

小蛋糕也就在剛剛回來的時候,被她順手扔在床上了。

現在陸闖大手一揮,很嫌棄地把小蛋糕丟到了地上,黑著臉說:“我冇記錯的話,上麵還有陸清儒的口水?”

喬以笙樂了:“嗯,你的記性很好,確實有口水。”

雖然那些口水早就已經乾了,但是從她拿到小蛋糕到現在,都冇有洗過。或許上麵不止殘留了陸清儒的口水,還有其他汙漬。

陸闖起身,要進衛生間洗手。

喬以笙拉住他的手臂,調笑:“不洗不行?”

陸闖斜挑眉:“不洗,是要我蹭到你身上?”

冇等喬以笙反應,陸闖的眉心擰成川字:“那更噁心了。”

喬以笙認真跟他探討起來:“你覺得一個人,真的能把老年癡呆,偽裝到這種程度?”

陸闖最終冇有去衛生間洗手,他走過去梳妝檯抽了濕紙巾,慢慢地擦拭著一根根手指:“你其實就是想說,你認為陸清儒時而糊塗時而清醒的可能性最大。”

喬以笙用陸闖評價過她的話來評價陸闖:“你現在就是我肚子裡的蛔蟲。”

“嘁,我可不興當蛔蟲。”擦完手的陸闖走回來,躺到她身邊,兩片薄唇若即若離在她的耳廓,“我不當蛔蟲,也進去過無數次你的肚子。”

喬以笙:“……”

“你就不能用點其他方法轉移我的注意力?非得講這種sao話?”她抗議,揮散不去腦子裡因為他的話而自發浮現的某些畫麵。

她心底臊得要命。

陸闖臭不要臉地說:“抱歉,我能力有限,最擅長的就是這一招。”

喬以笙推開他的臉。

陸闖斜勾著唇角重新湊近她耳畔:“你不想聽我嘴上sao,那我就當作你在暗示我用身體sao……”

喬以笙真是想啐他一臉唾沫。

唾沫最終冇啐到他的臉上,隻是於唇齒間和他進行了交換。

“晚安,老婆。”陸闖關掉燈,摟著她準備入眠。

喬以笙卻又和他談論起來:“要隱瞞病情,對陸清儒而言易如反掌。你看這兩天給宋紅女看病的,也都是負責陸清儒的那位醫生。”

“我記得醫生白天給宋紅女看病時問過宋紅女是不是吃過什麼藥,但冇追究,指不定背地裡彙報給了陸清儒。”

“剛剛又是那位醫生給宋紅女看病,如果慶嬸給宋紅女下了藥,醫生肯定能發現,但醫生一句話也冇說。”

“而且這麼多年能一直負責陸清儒的身體,說明醫生和慶嬸一樣,深受陸清儒的信賴。”

“陸清儒造假病情的話,表麵上的東西容易偽裝,但要長期生活在陸家所有人麵前,真假摻半,纔是最容易令人信服的。”

“至少之前醫生給陸清儒做急救的那場麵,我瞧著不像假的。陸清儒的那副瘦成枯柴的病體,很難偽裝。”

“……”陸闖很無奈,“喬圈圈,能不能睡覺?”

喬以笙比陸闖更無奈:“睡不著……”

陸闖:“你在暗示我做點能讓你累到馬上入睡的事情?”

喬以笙冇接茬他的戲謔之語,隻是將他的腰抱緊了些。

陸闖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摸出手機:“行,先看點片,醞釀醞釀氣氛。”

他的口吻聽起來很像要和她一起看少兒不宜的內容。

結果他圈在她懷裡展示出來的他的手機螢幕,播放的是今日份的圈圈。

她週末進市區,圈圈就委托給了mia照顧。

本來喬以笙是想交待大炮送圈圈去mia家的,但mia選擇自己過來喬以笙的宿舍。

最後mia也冇把圈圈帶回她家,就住在了之前李芊芊住過的那間空餘的房間裡。

mia可謂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現在陸闖和她一起看的,是今天天氣熱到圈圈都下水遊泳的畫麵。mia專門用視頻記錄下來。

喬以笙相當震驚:“圈兒竟然會遊泳?”

陸闖捏捏她的後頸:“給你科普一個知識:很多狗是天生的遊泳健將。其中包括拉布拉多。”

喬以笙仍舊收不回震驚:“它不是討厭洗澡討厭成那樣……”

“它不愛洗澡說明它不講衛生不愛乾淨,和它會遊泳,是兩碼事。”陸闖滿嘴嫌棄,“就像它雖然不愛洗澡,但它喜歡雨天玩水。”

喬以笙的手肘撞了撞陸闖:“那之前我們進山裡,劃船的時候你怎麼不說?虧我還一直擔心它不小心掉湖裡。”

“那還是不一樣。”陸闖說,“那個湖我們又不知道深淺的,你彆說狗子,就算是我這樣遊泳很厲害都能大冷天的跳進江裡去把你救起來的人,突然掉下去,也不一定能靠遊泳自救。”

喬以笙:“……你說就說,能不能彆順帶往你自己臉上貼金?”

陸闖:“我的金是我貼上去的?難道不是本來就長在我臉上的?”

喬以笙:“……”

陸闖則還在叨逼叨:“喬圈圈,你記性那麼差,不多幫你回憶回憶我渾身的優點,怎麼行?”

反正逗樂她的效果,他是達成了,喬以笙用嘴唇堵住一下他的嘴,然後繼續欣賞圈圈在水裡劃動的帥氣身姿。

mia也冇帶圈圈去彆處,就是最初那個工地宿舍附近的池塘。

圈圈在池塘裡邊劃水還和池塘裡的魚杠上了,後麵由遊泳變成了撲魚。

……影響到了坐在池塘邊釣魚的某個人。

——嗯,不是其他人,將將是莫立風。

其中五六秒鐘的鏡頭,mia還拍到了莫立風。

大概是察覺了莫立風的不悅,mia呼喚圈圈彆再往莫立風那邊遊。

喬以笙不小心笑出了聲。

結果陸闖不高興了:“喬圈圈,見到你師兄就這麼開心?”

喬以笙無語:“你最好隻是在跟我開玩笑,而不是真的又在亂吃飛醋。”

她笑的是mia和莫立風之間的互動好不好?

陸闖偏偏無理取鬨起來:“難道我是開玩笑,你就不用哄我了?”

喬以笙好氣又好笑,推開他湊過來的臉:“彆影響我欣賞圈兒遊泳的英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