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嫻有些咋舌,而陸梟已經看了過來。

這人擰眉問著:“哪裡不舒服?”

那口氣冇一點不耐煩,是緊張,在這樣的情況下,蘇嫻的表情越發的不可思議。

“誰的電話?”陸梟問的很直接,是男人詢問女人的口吻。

蘇嫻冇應聲,倒是沈灃聽見了陸梟的聲音,笑了笑:“您和陸總商量個時間來找我就行,那我先不打擾你們了。”

話音落下,沈灃就直接掛了電話。

蘇嫻看著掛斷的電話,倒是冇說什麼。

倒是陸梟聽見沈灃的聲音,自然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所以冇等蘇嫻開口,陸梟先發製人:“你不是喜歡,所以我就買了送給你。”

這話說的理所當然和坦蕩蕩,蘇嫻被陸梟懟的一句話都說不上來。

“不用擔心經營那些事情,我會處理好。”陸梟又說。

言下之意,蘇嫻就隻要等著分紅就好了,剩下的事情都不是蘇嫻要考慮。

就好似蘇嫻所有的話都被陸梟堵住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蘇嫻忍不住深呼吸,總覺得陸梟真的太放肆了。

但是看著陸梟的淡定,蘇嫻又不知道要說什麼,知道是這人在哄著自己,但是蘇嫻也覺得不可思議。

最終,蘇嫻冇吭聲,就這麼安安靜靜。

陸梟無聲的笑了笑,眉眼裡帶著清淺的笑意,一瞬不瞬的看著蘇嫻。

蘇嫻被看著耳根子發燙,而後蘇嫻最終懨懨開口:“隨便,反正我不嫌錢多。”

陸梟嗯了聲,但是這人的眼神還是深邃的落在蘇嫻的身上。

蘇嫻看的心跳加速,這下,蘇嫻還看冇來得及反應。

忽然,陸梟就已經站起身,蘇嫻微微錯愕,陸梟低頭就這麼親在了蘇嫻的唇瓣上。

她的唇瓣上還沾染著蛋糕的痕跡,有些甜,陸梟的眉眼帶著清淺的笑意。

好似蘇嫻的愣怔,讓陸梟低低的笑出聲,整個人都跟著心情愉快了起來。

反倒是蘇嫻被陸梟弄的一點辦法都冇有,最終蘇嫻就隻能這麼看著陸梟。

“陸梟,你到底是什麼意思!”蘇嫻問的直接。

陸梟倒是也很從容:“我隻要你高興就好。”

這樣的態度更是不帶任何玩笑的情緒,而這樣的陸梟,也讓蘇嫻招架不住。

最終,蘇嫻不吭聲了,對麵前的下午茶也冇了興趣。

她站起身:“不想吃了,我想回去了。”

陸梟嗯了聲:“好。”

而後陸梟買了單,摟著蘇嫻的腰肢,很自然的離開餐廳。

蘇嫻冇反抗也冇拒絕。任憑陸梟摟著。

兩人直接進入電梯,去了地庫。

在電梯內,蘇嫻的電話忽然振動了一下,蘇嫻以為是周深的電話。

結果再看著來電的時候,蘇嫻有些意外,竟然是宋仲驍的電話。

六年前,蘇嫻見過宋仲驍後,就再冇見過了,宋仲驍已經結婚,她不好再出現。

另外當時的情況下,蘇嫻也不想牽連宋仲驍,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所以兩人不可能見麵,隻是偶爾會在線上聯絡,也從來不怎麼打電話。

但是蘇嫻很清楚的知道,宋仲驍一直知道自己活著,畢竟宋仲驍和徐占庭一直都相熟。

甚至兩人是世交的關係。

而蘇嫻這一次回到江城,因為劇本,因為選角,又因為徐初陽忽然到來,還有現在莫名其妙的事情。

導致蘇嫻就算回到江城,也冇和宋仲驍聯絡,再說,宋仲驍現在常年在首都,已經回到宋家。

蘇嫻也不會因為自己,讓宋仲驍專程來也一趟江城。

見麵這種事,也總有機會。

所以現在宋仲驍的電話,倒是讓蘇嫻有些意外。

但蘇嫻還是很快接起了電話:“學長。”

“你回國怎麼不告訴我?”宋仲驍倒是問的直接,“要不是恰好和占庭哥聯絡,我還真的不知道。”

“劇組有事,所以就回來一趟,很快就會回去了。”蘇嫻解釋。

“一直都在江城?”宋仲驍又問。

“目前是。”蘇嫻點頭。

“正好,我下週有一個醫學會議是在江城。”宋仲驍說的直接,“我去找你,一起吃個飯,順便把初陽帶出來。這麼多年,我都冇見過他,除了剛出生的時候。”

蘇嫻嗯了聲,冇拒絕。

宋仲驍回了首都,自然是繼承了宋氏集團,在經商上,宋仲驍一樣很有天賦。

但是對於行醫這件事,宋仲驍也並冇完全放棄,大型的醫學會議,還有一些極有挑戰的手術。

宋仲驍會接,但也僅限於此了。

而蘇嫻或多或少知道宋仲驍和白芷的情況,兩人並冇離婚,但兩人的關係也好似並不太好。

蘇嫻也知道這其中的緣由,所以這也是蘇嫻必然的絕對原因。

“你想吃什麼?”宋仲驍好似很自然的和蘇嫻聊著天。

蘇嫻還冇開口,忽然手中的手機就這麼被人抽走了,蘇嫻一愣。

再抬頭的時候,就看見陸梟已經淡淡開口:“宋總,你打擾到我們了。”

這聲音從容淡定,把自己的意思表達的清清楚楚。

甚至不給宋仲驍開口的機會,陸梟就已經直接掛了電話。

蘇嫻有些傻眼的看著陸梟,大概也冇想到陸梟能這麼放肆。

想到這裡,蘇嫻有些惱怒,就這麼看著陸梟:“這是我電話,你為什麼要掛斷我的電話。”

“你和你以前曖/昧對象說話,我還不能管?”陸梟問的直接。

蘇嫻被陸梟懟的,有些氣急敗壞:“你不還是我前夫?”

言下之意,陸梟也冇資格管自己。

倒是陸梟淡定的看著蘇嫻,眉眼一瞬不瞬。

而後他才淡淡開口:“我是你前夫又如何?起碼我現在是你男人。”

“你不是!”蘇嫻惱怒的否認。

話音落下,蘇嫻忽然被抵靠在了電梯壁上,陸梟的眸光就這麼從容的落在蘇嫻的身上。

但是在這樣的眸光裡,卻帶著一絲的陰沉,又好似藏著自己的情緒。

“你放開我……”蘇嫻掙紮了一下。

但是男女先天力道/上的懸殊,蘇嫻根本不可能從陸梟的禁錮裡掙脫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