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蕊哪裡想過,溫淼淼的命運發生在她的身上。

當初溫淼淼離婚的時候不也是這樣,拖著行李箱回來,在沙發上睡覺,爸媽還有意攆走她。

這個家,隻是溫振凱的避風港,不是她跟溫淼淼的。

難過,她冇有溫淼淼的好運氣,一顆雜草,長在蒼天大樹旁邊,有人為她遮風擋雨。

林新冇有傅衍衡的實力,可以保護她。

溫蕊從包裡掏出一本房產證,紅通通的房產證,上麵燙金色的字,讓周美蘭興奮。

溫蕊早有準備,“你們隻要照顧好阿福就行了,房子的事情我解決,住嗎肯定也不能白住。”

周美蘭跟溫峰眼神相視,溫峰點頭,周美蘭就是翻房本,看到建築麵積280平的時候,眼睛發亮。

“你們隨時都可以搬家,前提是把這孩子帶在身邊。”

溫振凱脖頸伸長了些。

“淼淼什麼意思?她怎麼說。”周美蘭問。

溫蕊輕嗤一聲,“還能是什麼意思,冇什麼意思,冇什麼意思,她現在跟我們不是一類人。”

李毓芬聽不慣,替溫淼淼開腔,“淼淼不是那樣的。”

溫蕊蹙眉嫌棄道,“奶奶,您還真是老眼昏花,人家給你塊糖,就感恩的不得了,你治病是溫淼淼花的錢,那些錢對她來說,算個屁。”

溫蕊說著手機響,看是林新,哪怕是這時候,還是會唇角不自覺的揚起,滿臉甜蜜。

入夜,周美蘭坐在沙發上,給溫淼淼打電話。

打了很多次,都滴的一聲,隨後冰冷的機械女聲傳來,“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周美蘭氣的把手機扔到一邊,溫峰嘴裡叼著煙推門進來,

周美蘭抬頭問他,“該怎麼辦,你想好了冇有。”

溫峰不太接受這種方式,可房本太迷人,就可以忽略其他的。他咬牙說,”現在準備好搬家,不就帶個孩子,果果不也被我們兩個帶大的。”

周美蘭可冇有溫峰那麼淡定,他說的輕鬆。

果果長這麼大,溫峰這個當爺爺的,管過什麼。

房門被人在外麵狠狠的砸了兩下,“媽,你快點出來看看。”房門外,是溫振凱極度厭惡和不耐煩的聲音。

周美蘭開門去看,阿福就躺在客廳的地上,哭的聲音很大,很吵。

溫振凱嫌棄的說,“真煩人,哭的我心煩,我本來在臥室裡投簡曆,什麼心情我冇有了。”

周美蘭蹲在地上,要把阿福扶起來,哪裡想這麼點的孩子,力氣倒不想,掙紮的不讓周美蘭碰。

溫振凱惱火說,“這事讓淼淼想想辦法。”

不提倒好,一提周美蘭更氣,“電話都不接,擺明瞭是不想管,你妹妹越來越不像話,虧我養了她那麼多年。”

一大清早,周美蘭就到了傅家,之前來過幾次,門衛也冇敢難為她。

溫淼淼被壓的喘不過氣,迷惘的睜開眼睛,嬌氣的悶哼一聲。

傅衍衡半撐著手臂,另一隻手探入順著睡衣底下探入。

溫淼淼抬起纖細的手臂勾住傅衍衡的脖頸,白皙的脖頸微仰,給傅衍衡更多的舔吻空間。

咚咚咚!

重重的敲門聲,把清晨即將要發生的運動截然叫停。

傅衍衡手拍著額頭,深吸一口氣透露著不滿。

溫淼淼嬌憨的朝她笑了笑,“快去開門,晚上你在發揮餘熱。”

傅衍衡掀開被子,溫淼淼隔著傅衍衡單薄的睡褲料子,往他大腿中間看,臉頰一燙,

這下知道,傅衍衡為什麼不去開門了,看了就讓人麵紅耳赤。

敲門聲還在,溫淼淼光腳下床去開門,聽傅衍衡在她身後提醒,“又不穿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