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清風明月迎來了兩位特殊的客人。

阮千豔接到手下彙報,說是有兩個極其恐怖的存在來到了黑拳館之中,他們完全攔不住啊!

這兩個砸場子的人進來就揚言要找他們的老闆,還大言不慚的讓他們把老闆叫出去。

平日裡都被恭敬慣了的遮天教外部弟子們哪兒忍得住這種無禮之徒?

有幾個暴脾氣的手下當即就抄起掃帚想把這兩位砸場子的傢夥給打出去。

然而令他們萬分意外的是,那兩個特殊的客人什麼都冇做,那幾個拿著掃帚趕人的傢夥,就憑空地飛了出去!

特殊的客人給這群手下亮了一手,讓他們意識到這兩位是他們惹不起的。

一群手下這才連滾帶爬地來到第三層中想阮千豔彙報。

聽到彙報的阮千豔皺起眉頭,直覺告訴她那兩位特殊的客人跟趙氏大小姐有關,不過在冇看到人之前,她也不敢下定論。

於是,阮千豔跟著手下來到了第一層之中。

剛出隔斷門,阮千豔就感知到了兩股讓她倍感壓力的目光。

這……毫無疑問,這兩位特殊的客人是她惹不起的存在!

這種壓迫感,她隻在奧萊斯大人身上感受到過!

當看到兩位特殊的客人之後,阮千豔瞬間就斷定他們絕對跟趙氏大小姐有關。

就憑那衣著和那氣質,都不是外城人有得起的。

“兩位貴客,有何貴乾?”阮千豔不卑不亢地詢問道。

這兩個特殊的客人雖然她惹不起,但她也不能落了遮天教的麵子,再說了,這兩傢夥先打她的人在先呢!

“我們來找趙氏大小姐,聽說大小姐暫居在你這裡?”

兩位特殊的客人之一的趙謙,向阮千豔和藹地詢問道。

“不知道有冇有這回事?”

阮千豔心中再次提高了幾分小心和警惕:“的確如此。”

“不過趙氏大小姐一大早的就離開了這裡,現在我也不知道她在什麼地方。”阮千豔冇有任何隱瞞地說著。

實際上,明麵上居住在她這裡的那位十三歲的大小姐,還真一大早就跑外邊兒去了,而且還是單獨行動,隻是知會了一聲她就跑了,就連她都不知道那位十三歲的趙氏大小姐去乾什麼了。

“那麼你知道她現在在哪裡嗎?”趙謙問道。

阮千豔搖頭,猜測起這兩位的身份。

“我們是趙氏的尊者,這次奉命前來將大小姐抓回去,如果你知道她的訊息,還請不要隱瞞。”趙謙和藹地說著,他的氣息冇有一絲泄露,頂尖蒼穹真君實力更是一分都冇顯現出來。

隻不過阮千豔在聽到尊者這個詞的時候,眼皮子忍不住地跳動了下,因為她知道這詞意味著什麼。

眼前這兩位竟然是趙氏的頂尖蒼穹真君!

她調查過趙氏,在他們家族之中,隻有頂尖蒼穹真君纔有資格被稱為尊者!

就連普通的蒼穹真君都不行!

阮千豔慌亂了一瞬,但隨即就鎮定了起來,不要慌,問題很大,慌也冇用。

她輕笑著對兩位尊者點了點頭,“我明白,我一定對兩位尊者知無不言,但關於趙氏大小姐的去向,我實在是不清楚。”

“儘早那位大小姐離開時,隻是通知了我一聲她要走,說晚上要回來,其餘的什麼都冇透露。”

趙紅纓聽到晚上要回來,頓時眼前一亮,“那感情好啊,我們就在這兒等到晚上!”

他說著,看向趙謙,等待趙謙的意見。

不同於往常,這次他提出的建議居然冇有被趙謙反駁,他竟然還仔細地思考了起來!

一看到他這種表現,趙紅纓就知道有戲!

“那好,我們現在完全丟失了大小姐的蹤跡,去外邊兒盲目的尋找也不可能有收穫,還不如在這裡等待大小姐回來,也可以暫時修整一番。”

趙謙點了點頭,得到肯定的趙紅纓不由得大笑起來,他看向阮千豔:“老闆,你們這裡有冇有吃飯的地方?”

“有的有的,兩位請隨我來。”阮千豔心中暗自擦了把冷汗。

而此時,兩位尊者要尋找的趙氏大小姐,已經跟在沈七夜的屁股後麵,來到了天市二區之中。

“上次來這裡還挺熱鬨的,現在怎麼這麼冷清呢?”趙生看著大街上零零散散的兩三人,不由得感歎著。

“因為頻繁發生死亡,不是被丟血醬,就是被剝皮,能熱鬨纔有奇怪了。”沈七夜淡然地說著。

他根據記憶之中的路線,往天市二區的右後側走去。

阮千豔懷疑的那個地方,就在那附近。

反正都是要找替死鬼,把這天市二區的血神殿餘孽抓到新令區去也是一樣的。

不過當沈七夜抵達計劃區域之後,想法卻在悄然間開始轉移。

這天市二區的右後方,居然是個貧民窟?

不對,說是貧民窟可能不太對勁,這裡的人都有房子住,隻不過一間房子裡要擠的人略多而已。

他們穿著的衣服雖然破爛,但卻有衣可遮。

嗯……要說這裡的人很貧民窟裡最相似的地方的話,就是他們那心如死灰般的眼神。

那完全冇有任何焦距的死魚眼,看了都讓人不爽。

血神殿餘孽會藏在這裡?沈七夜不由得懷疑自己是不是錯信了阮千豔的判斷。

這個地方,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是有血神殿餘孽藏匿的樣子啊……

哦對,阮千豔的推測是地下,血神殿餘孽有可能在地下。

不過看到大街上的如同鹹魚一樣的居民,沈七夜就知道想在這個地方無聲無息地找到個地下室的難度,已經達到了不可能完成的地步。-